和靜站在鏡子錢轉了幾圈。

今天是萬聖節,學校在晚上舉辦了舞會,為了今天,她花了心思在打扮上。
不太常打扮的她,參考了一些服裝雜誌,似乎穿少一點已經是現代的主流。
不過...要和靜露太多。。。好像不太可能。

但露腰...應該可以吧。

反正沒人找她跳舞吧?和靜想起那天在討論萬聖節的早上。



「找、找我?」咎鼠指著自己,嘴角抽蓄了一下。


和靜點點頭。


『這...聽起來跟被追殺沒兩樣吧?』他把筆電上的字轉給和靜看。

『有這麼可怕嗎?追殺是怎麼回事?我又沒有使出全力。。。』和靜說的很理所當然。


教練曾說過她的實力已經是高水準了,在沒有防護措施下是不能認真踢的。


『所以說跳』在她字還沒打完字時,咎鼠搶過筆電。

『和靜啊,剛剛傳來密報,有個地下組織的基地已獲尋,上司推派我去當間諜,把情報...』他慌忙的打著字。

『那好吧,工作加油OAO/』和靜揮手後,咎鼠迅速跑離和靜家。



「叮─咚─』門鈴聲響。

和靜順手拿起平版電腦,走到客廳時拿起桌上一大帶糖果走到大門前。

「Trick─or─treat!」門外有三個為了萬聖節兒打扮的孩子們。


是要糖的孩子們啊。

在和靜所居住的社區,原本是沒有過萬聖節的習慣,但衝著要糖的節日限定活動,孩子們也會興奮的在這天打扮,到每一個住家要糖,結果為了孩子們很多人都會在這天佈置家裡,連大人也穿上恐怖裝扮嚇小孩。


『萬聖節快樂!你們的打扮都好可怕喔O▽O/』

「阿嗚~那是當然,我是可怕的狼人。」狼人小孩說。

「對嘛對嘛,我明明是打扮成可怕的女巫,媽咪卻說我好可愛。」女巫小孩嘟著嘴。

「在公寓理不要大聲講話拉。」打扮成木乃伊的小孩小聲的說。

『小朋友們,外面已經開始要糖了嘛?』和靜笑著。

現在也才不過四點,天才剛暗而已。

「雖然還沒有,但還是要早一點出來,不然晚一點就要不到糖了!」女巫小孩說著。

「大姊姊也要去要糖嘛?」狼人小孩看著和靜身上的裝扮。

『嗯?不是,這是要去舞會,這樣子穿好看嗎( 艸)』

「大姊姊很漂亮喔」狼人小孩比了個大拇指。

「噗哼哼...」此時咎鼠走了過來。

咎鼠穿的跟和靜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,日式的深色和服,跟一個有點猙獰的面具。

『你笑什麼(╬゚д゚)』

「不...沒別的意思。」咎鼠撇過頭。

『喔對,時間不早了,走吧,下次再算帳。』

「那大姊姊,我們先走囉。」孩子們揮揮手後趕緊跑到下一家去要糖。

和靜帶上南瓜頭套後,從糖果袋裡出幾顆糖出來。

『對了,糖果給你。』咎鼠接到糖果後,愣了一下。

『For和靜:別跟我說妳給剛剛那些孩子的是這種糖果。』
『For電波男:嗯?怎麼?對啊就是這個咖啡糖,苦苦的很好吃。』

「...算了。」他還是決定把糖果還給和靜。

『For電波男:唉,這個又沒有比我平常喝的苦啊,畢竟是糖果,也就試試看嘛。』
『For和靜:姑且不論是不是有比較甜,但妳拿這種糖果還是...這是巧克力嗎!為什麼苦度是用百分比來算?濃縮是什麼鬼?』

咎鼠會這樣說也不是沒道理,在愛喝黑咖啡到極端的和靜來說,這種糖果比較適合她。


濃縮美式咖啡糖,苦度72%!給愛喝黑咖啡的你,吃糖也能享受剛煮好的咖啡所擁有的苦度!


『For電波男:其實我是覺得還有點太甜耶(´ー`)y─┛~~』
『For和靜:算了...咖啡的問題到這裡吧。』



到了會場後,和靜四處的張望。

大禮堂布置得相當華麗,已經有許多人到來。

理事長致詞完後,大家紛紛散開。

會場響起輕柔的古典樂,舞池中已經有幾個人正跳舞著。

她找到一個比較角落的位置坐下,從包包裡面拿出隨身攜帶的平板電腦。

看了看會場,發現咎鼠已經跑到食物區享受了。

來是來了,但現在要做什麼呢?

正當和靜打算把新遊戲在一天內破關時,有一個穿著魅影先生的人走了過來。

「能跟妳一起跳舞嗎?」魅影先生問。

我、我嗎?咦?好像是叫我的樣子?

「不會跳沒關係,我也是前幾天才學會的,不會踩到我的腳就好。」

和靜點點頭,放下手邊的電腦,牽起他的手。

不過魅影先生停下了動作。

「恩。。。跳華爾滋的話,似乎不方便。」

和靜往下看今天的穿著,她想起華爾茲是要扶腰的。

啊呀,我穿的是露腰阿,的確有點不方便。

「不然,就搭肩吧?」他說。



舞跳完的時候,魅影先生與和靜拍了張照片,他表示今天的目標是與每個人搭訕並且跳舞。

這個目標真不錯阿,不過對我有些難處吧?

和靜望了一下四周,跑了過去,拍了那個人的肩膀。

「妳、別嚇人,好不好。」咎鼠嚇了一跳,轉過身來看到的是和靜。

『電波男!電波男!跳舞!跳舞!ˋ( ° ▽°)? 』和靜看起來很興奮。

「噫。。。」他撇過臉。

『跳舞好好玩喔,來拉~最近的帳就不算了~ヽ(●´∀`●)ノ』


『For和靜:說得我很弱的樣子,最後那一句(σ゚д゚)σ』

『For電波男:不然下次認真打打看看誰比較強阿,唉阿,就是跳舞拉ˋ( ° ▽°)ノ 』


最後咎鼠還是被和靜拉下去跳舞了。

兩個人不太會跳舞,就以轉圈圈的方式跟著節奏轉,但也轉了十幾分鐘。

「暈、太快。」查覺到咎鼠的表情,和靜停了下來。

『你的臉色很不好耶(゚д゚)』

咎鼠揮揮手,往廁所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糟糕,好像轉了太過火了,等他出來再道歉一下吧。



舞會到最後,原來是藍雲扮演的魅影先生邀大家一起拍團體照。

和靜轉頭看了一下咎鼠,氣色應該還可以,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
『For電波男:抱歉今天有點太嗨,身體還好吧?』

『For和靜:很妳跳舞很可怕,大致上還好。』


「好!各位看這邊!」藍雲把時間調好後衝了過去,結果不小心滑了一跤。

「咯擦!」這一幕就這樣也被拍了下來。


回到家中的和靜,直接倒在沙發上。

所謂的玩瘋了,就是這樣的感覺嗎?

她看了看今天在舞會上偷拍的圖片,雖然起伏不大,不過笑容越來越燦爛了。

玩的,很開心呢,很開心。

最後不敵睡意,沒換衣服就這麼的睡在沙發上。

想必,今天會做一個好夢。



呦~~對不擠!!!!!我開天窗開得更久(被踹死

你看看 萬聖節文搞到12月才寫出來
我可不可以徵一個幫我把紙上的字打到電腦裡的人(自己打拉你
這篇文章是在樂園那邊的 和靜是那裡的學生這樣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魚鬆 的頭像
魚鬆

小魚不是小於文學部

魚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