噹~~~~~」床頭櫃的鬧鐘毫不留情的響著。
過了許久,我從被窩裡伸手準備按掉擾人的鬧鐘的時候卻撲了空。

阿勒?鬧鐘呢?

突然間,刷──的一聲窗簾被拉開,外頭的陽光大辣辣的照進屋內,逼得我只好乖乖就範的起床。

再不起來的話,下一秒我會悲劇。

『塔玖先生,早安,請起床。』「嗚~」印入眼簾的,是站在床邊的冷漩跟坐在床邊的夜螢。

我摸著夜螢的頭,牠瞇起眼睛的靠過來磨蹭,似乎還有點睡意的,鑽進被子裡。


夜螢是我的召喚獸之一,看起來像是鹿,體型卻跟家貓一樣小隻,卻有著類似魚的尾鰭,
而尾巴跟角都是帶點藍綠色的半透明。


「反正我是晚上工作的,就讓我晚點起來吧。」我瞇著眼,並無起床的意願。

『您的每日晨跑,既然說到就要做到。』冷漩冷冰冰的看著我,就像她的名字一樣,並無多餘的表情。


冷漩,也是我其中的召喚獸,有著天藍色的頭髮,綁著低雙馬尾,寶石藍的瞳孔像是能刺穿人的冰冷,而名字是我取的,翻譯成這邊的語言,不只難唸還很長,因此我想了新名字給她。

冷冰冰的個性,以及攻擊的方式,是由地底抽出地下水使水變成一個漩渦圍繞在自身。

會說冷冰冰的,也是我在一個偶然不小心召喚出來的,口中雖然喊著主人,卻用著像是要殺人的眼神看著我。

不過後來我得知那邊從小的訓練,使她無正常人擁有的情緒,雖然她真的不是人拉。


許久後,冷漩看到我並無下床的動作後,退了一步並伸出手。

地上漾起一陣水花,喂!!!這裡是房間不要隨便使用魔法阿!!!!!會淹水喔喔喔!!!


「。。。這意味著到死都要每日跑嗎?」我從床上跳下來,地上的水才停止流動,縮回浴室裡,地板踩起來並無任何水的痕跡,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樣。


呃呃,有時候也會像這樣,在能力允許的十公尺範圍內找出水源。


『意思上是這樣,如果您可以不要常吃油炸物的話就不用這麼辛苦。。。』她嘆了一口氣。

『尤其是炸九層塔請不要每晚都炸一大盤來吃,熱量頗高。』冷漩指著種在陽台那的好幾盆九層塔。

「沒有九層塔我會活不下去。」我很認真的看著她,並走到衣櫃前拿了件襯衫。

「喔對了,妳去把進貨清單整裡一下,應該放在桌子右邊的第二個抽屜,聽說原物料又要漲了,趁還沒漲價錢囤積一些吧。」冷漩點頭,走到書桌前拉了一張椅子坐著。

個性雖然是這樣,但還很聽話,但想必是因為我是契約者吧。


吃完早餐後我還是去慢跑了。


冷漩說為了熟悉用腳走路的感覺也跟過來,明明都跑數里遠,卻絲毫沒有累的跡象,這傢伙不是人魚嗎!才幾天而已,跑步的感覺就已經很順手了,以前不都是用尾鰭在游泳?妳確定沒有再偷練嗎?

『塔玖先生,有時候你心裡的想法會直接傳到我這,我感受得到,在來這以前我不曾用過腳。』冷漩回應。

沒錯,冷漩原本沒有腳的,因為魔法的關係才能暫時轉換一下,但這期間是不能開口說話的,除了會變回尾鰭外,還會對身體造成嚴重的負擔,原因我是有聽沒有懂,大概是這樣子沒錯。

不過冷漩會用魔法直接用心靈交談,才不至於造成溝通上的障礙,但這種魔法我。。。我不是專學魔法的人阿,
時常會這樣不小心就把心裡的想法透露出去,雖然是沒差拉,但感覺上還是有點怪怪的。


答答答答答──


「時間快到了,該去工作了。」

晚上的時候,來到位於夜市的某個鹽酥雞攤上,這是我大學快畢業時自己創店的,當時省吃儉用就為了完成我自行創業的夢想,但房租、水電費什麼的,要準備的東西太多,開店的第一年整個賠死阿。

現在怎麼回過來的都不知道,也就這樣開了幾年,只是客人依舊不多啊啊。

『塔玖先生,請不要光只炸九層塔。』在後面準備食材的冷漩搶過我手上的夾子,把一整鍋的九層塔從油鍋裡全夾了出來。

「等等阿,那是我的。。。晚餐。」不等我說完,冷漩就把那堆九層塔沒收去了。

『換我顧油鍋,食材已經弄好了。』她走進屋內把冷氣開到最強,順便一題現在不是夏天。

怕熱的冷漩,每次輪到她顧油鍋時都刻意調低冷氣溫度,喂喂,電費會爆增都是妳的關係拉,不過說實話也沒辦法讓她招呼客人。。。撇到不能出聲這一點,光是模樣就不合格了。


曾讓她試著笑一次。。。喔不,還是算了,這笑臉我實在是不想再看一次。


邊忙著除裡客人要的東西,我轉頭看了一下裡面。

也是拉,沒有人想內用,畢竟冷氣開那麼強,現在又是寒流。

這間租來的店面不算小間,稍為區分一下還能弄個兩三桌給客人坐坐,是有飲料但大家不太會點就是。


羅勒汁很好喝阿,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呢?


忙到凌晨一點時才收工,其實這時候是大家出來買消夜的時間,比較有賺頭,不過太晚睡不是個好點子,尤其是某人還會叫我起來晨跑。

整理攤子準備回家的同時,想起一件事情。

「冷漩,今天辛苦了,如果明天那家伙又沒來請幫我從她家托出來好嗎。」

來打工的女孩,是不久前"不小心"砸了我攤子的人。

她也是召喚師來著,能力大概在我之上,召喚獸雖然都是植物但能力卻不可小看。

因為攤子上的設備被砸爛了,只能叫她來打工還債,但最近說要研究新招數而翹了好幾天的班,實在是很不尊重我這個老闆耶。

『對付植物系的有點困難,但我會努力執行。』冷漩點頭。

「照她這樣工作最好有辦法把錢還完。」我發牢騷,因為同樣是召喚師所以曾邀我去她家一次,不過是不太高興的回憶,房子周遭都是肉食性植物,好幾次差點就要被吃掉。


回到家後,我直接往床上撲去,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比平常還疲累,就這麼睡去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魚鬆 的頭像
魚鬆

小魚不是小於文學部

魚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